本文系國脈集團總經理、首席規劃師鄭愛軍女士于8月2日在由國脈集團發起主辦、國脈海洋信息發展有限公司和浙江蟠桃會網絡技術有限公司聯合承辦的“2017中國(舟山)大數據科技創新高端研討會暨國脈集團大數據產業對接會”上的演講,內容通過現場速記和錄音進行整理,如下:

image.png

  我是舟山人,很愿意為舟山做點事情,公司落戶舟山也已有四年。舟山在海洋方面可以做大文章,所以我今天演講的主題是“數據基因助力舟山智慧海洋發展思考”。

  一、國脈關于大數據發展的幾點思考

  1、大數據是生產力

  剛前面幾位專家提到了對大數據的認識,尤其楊董(注:國脈集團董事長楊冰之)提到了大數據的8個V特點和五個觀點,我很贊同,這里給大家分享我對大數據認識的四個點:①資源觀。數據正在重塑當今時代資源觀,互聯網是鏈接(信息層)和關系(價值層),大數據是更精準反映、認識和掌握世界。②認知觀。人類社會進入數據時代,利用大數據改變認知事物的方法,要像資產一樣去管理。③技術觀。信息化從注重網絡、系統到注重數據,技術更重要的是考慮數據的采集、存儲、管理、分析、展現、流動、應用等方面。④價值觀。數據的多少、好壞、開發利用能力的強弱已經直接影響組織運營和創新服務能力;要圍繞價值挖掘應用到產業中,如風控類、安全類、監管類等,又如氣象應用在霧霾天氣預報等。

  大數據不是越大越好,而是越有用越好,要從“資源、認知、技術、價值”全面認識大數據。大數據以海量、多維、時效的數據資產為資源基礎和對象,以大數據技術為工具和手段,以價值挖掘為導向,整合數據思維、數據能力、數據價值于多元化應用的生產力系統。所以,我認為大數據是一種生產力。

  2、數據治理能力正在成為組織競爭新優勢

  國脈一直在研究數據治理,數據治理能力正在成為組織競爭新優勢。人類社會已進入數據時代,從起初的計算(處理),到鏈接(關系),再到數據資產,數據浪潮比想象還要迅猛。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在參與浙江省公共數據普查和貴州省的一些項目,其實整體都在理清網絡系統與數據的關系,尤其是數據庫、數據元、數據字段的關系。注重數據,已成為當前信息化的重要視角與核心任務。

  3、大數據治理的要點與難點

  大數據治理的要點:①如何提煉、確保數據資源質量?這是國脈數據基因的最大魅力所在,我們說“基礎不牢,地動山搖”,數據基因就是來做好基礎工作;②管理能力與方式,我們管什么、怎么管?這里就考慮到統籌、規則和監督;③信息規則如何有序建立?這是各種主題參與方式的要求;④數據如何實現按需流動?這是國脈一直倡導的“數據不活化、不流動,數據就沒有價值”,所以我們在數據采集、共享、開發、利用環節都要實現按需流動;⑤數據驅動服務、驅動決策如何真正實現?要考慮數據效能與價值。

  數據的難點包括管理壓力大、風險隱患多、效果難體現。

  4、海洋數據要從構建數據治理能力入手

  海洋數據未來核心競爭力是服務創新力;創新力主要表現在哪里?不是內容多少,而是服務質量和服務個性化;服務質量和個性化的關鍵是什么?是數據質量、信息關聯度和用戶畫像;信息關聯能力如何體現?主要要求是實現字段級共享與系統調用;如何實現字段級共享和系統調用?需要進行數據元標準化。數據元標準化的標志是什么?是標準數據元池的建立和在所有應用和服務中的流動。

  這里有三個有利于,也是數據基因為什么做最底層的數據標準化、字段共享和信息關聯的原因。有利于數據生產、數據共享、數據開放的事情,我們要去做,這是對數據治理的簡單描述。

  二、舟山海洋大數據發展思路建議

  舟山該如何發展海洋大數據?首先我們要了解下海洋數據的現狀:

  (1)系統龐雜。系統獨立建設、獨立運行,缺乏全局的統一規劃和頂層設計。舟山可能有1000多個系統是獨立或割裂的,而我們在做廣州數據資源梳理時,發現其有1萬多個系統可能存在信息孤島、信息資源沒有集中。

  (2)數據混雜。數據內容重復采樣、數據格式、編碼不統一,行業規范和標準相對滯后,缺乏底層的統一數據標準,數據間缺乏關聯共享技術平臺和管理機制。

  (3)體量巨大。空間地理數據、船舶基礎數據、位置和航行數據、氣象水文數據等海洋數據本身龐大的數據量。

  (4)需求多樣。海洋管理、港口管理、漁業資源分析和海上事故調查分析等均需要海洋大數據的支撐,要解決在海洋數據收集、管理、應用、開放與共享存在的問題,高標準地謀劃舟山市海洋大數據平臺的規劃設計。

image.png

  在這里,我們提出了一個舟山海洋大數據的發展思路:以云計算、信息和通信、大數據挖掘、物聯網和信息安全等關鍵技術為支撐,通過涉海資源整合與集成共享,建設集空間信息、氣象水文數據、船舶基礎和航行數據、海洋經濟數據和行業用戶數據存儲、管理、挖掘和利用于一體的海洋大數據中心,形成多源信息資源目錄體系,并通過打通行業壁壘和信息孤島障礙,逐步實現區域范圍內的涉海資源的全面整合,為我市海洋海島管理、海上安全救助、海洋經濟發展、海洋權益維護和社會公眾提供全面、多層次的海洋數據支持和輔助決策服務。

  圍繞發展思路,我們提出了海洋大數據的應用架構,海洋大數據中心應包括漁業捕撈生產數據 、漁船行駛軌跡數據、海洋環境數據、氣象水文數據。

  那么,國脈數據基因如何在海洋大數據中心進行架構?在海基角度(基礎設施一塊),最大的一塊是數據池和數據基因建立的數據標準化,包括數據整合、數據處理、數據挖掘、數據總線、數據共享平臺等。通過數據審計到數據應用,數據應用包括數據服務(開放接口、可視化、統計分析)、決策分析(決策支持、經濟分析、預警分析)、海洋服務(漁業政務、海島航運、船舶港口)。再建立數據標準、結構標準、安全體系等。

image.png

  圍繞數據基因架構,我們認為要循“數”管理、序“數”服務,從四方面構建數據生態:①通過數據基因平臺,統一標準的數據環境,整編基礎目錄數據,整理專題數據資源;②進入數據處理平臺,匯聚一批數據資源,集中全域數據管理,統一傳輸與同步機制;③數據處理平臺衍生一群服務于集約化應用平臺,通過集約化應用平臺孵化一批產業,形成數據產業生態;④數據產業生態會產生一堆數據,可借助數據基因平臺進行整編。我們也希望通過今天的會議,集聚大數據企業,為舟山的大數據產業發展、智慧海洋做貢獻。

  國脈數據基因,其最大的魅力在于對國家的相關行動計劃做了很大的探索。近段時間,我們在國家信息中心、貴州、江西、海南等都做了演示和試用,各領域都需要國脈數據基因。國家提出了39號文件(注:《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政務信息系統整合共享實施方案的通知》),其中的十件大事,數據基因均能對應:

  ◆“消除‘僵尸’信息系統1、部門內容信息系統整合共享2”,這個工作,浙江省和貴州省政府在做,叫數據資產登記與普查、數據元標準化與系統相關性分析。

  ◆“提升國家統一電子政務網絡支撐能力3”,國家信息中心在做。

  ◆“推進接入統一數據共享交換平臺4”,我們在平臺方面有些部署。

  ◆“加快公共數據開放網站建設5、推進全國政務信息共享網站建設6”,數據智能門戶系統(DIPS),正在舟山開發(注:基于數據基因研發,支持多組織、多站點、獨立管理的網站群,是制作、維護網站的利器,可為網站建設與內容管理提供全面的規范的指導思想)

  ◆“開展政務信息資源目錄編制和信息系統數據資源全國大普查7”,國家信息中心跟我們全面對接,在國家層面形成數據資源的一張圖。

  ◆“加快構建政務信息共享標準體系8”,這就是我們現在做數據元及分類體系標準化,從國內來說,我們的標準已成為事實標準,最多的標準在國脈。

  ◆“規范網上政務服務平臺體系建設9”,包括“一號一窗一網”和“互聯網+政務服務”,我們的王路燕(注:國脈海洋常務副總、數據基因研究中心副主任)正負責浙江省政務服務網“一數一網”的平臺建設,也是用數據基因在做。

  ◆“開展'互聯網+政務服務'試點10”,包括浙江、江西、上海徐匯區、廣州、佛山等試點地區;這個叫數據服務模型設計。

  數據基因的魅力無限,它是鏈接的世界、跨界的融合、服務的社會、結實的未來。我們要抬頭看、腳踏實地做好基礎工作、要有方法論,要對應政策、要有實踐、學會使用工具。堅持用“工匠精神”做好信息數據資源管理應用基礎性工作,用落地的“頂層設計方法”設計大數據建設一體化體系實施路徑,在“新思維和新技術”環境下共性平臺重構,讓數據基因在決策、管理、服務方面都利用好。

  最后,構建智慧海洋,形成網絡善治,共建美好未來。國脈愿為舟山智慧海洋奉獻時代智慧。

責任編輯:lihui